<object id="qd4nj"></object>
    <track id="qd4nj"><ruby id="qd4nj"></ruby></track>
  1. <object id="qd4nj"><strong id="qd4nj"></strong></object>

      <pre id="qd4nj"></pre>
      1. <table id="qd4nj"><ruby id="qd4nj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2. <acronym id="qd4nj"></acronym>

        <pre id="qd4nj"><label id="qd4nj"></label></pre>
        ?
        A+ A-

        濰坊“鳥叔”和喜鵲“花花”的不了情

        來源:濰坊融媒客戶端   發布時間:2021-11-05 10:55:15

        65歲的市民張新智幾年前

        在青州市云門山森林公園附近遛彎時,

        無意撿到了一只受傷的喜鵲,

        將它帶回家中喂養,

        培養出了深厚的感情。

        在喜鵲羽翼豐滿后,

        張新智將它放歸大自然。

        回歸自然的喜鵲依舊眷戀著張新智,

        只要他輕輕呼喚,

        就會飛回到他面前。

        濰坊“鳥叔”張新智用行動

        描繪出一幅

        “人與自然和諧共生”的美麗畫卷。

        “花花”飛到張新智手上進食

          11月4日,記者來到青州市云門山森林公園,聽張新智講述這段美妙的人鳥情緣。

          只要輕喚幾聲

          喜鵲就會飛來

          “花花,花花,快來吃飯啦!”在云門山森林公園的一塊草地上,市民張新智手里拿著鳥食盒,邊喊邊抬頭張望。這時,一只尾巴長長,雙腳有力的喜鵲揮動著翅膀飛來,落在一棵樹上,隨后又蹦蹦跳跳地湊到張新智身邊,在他的身上蹭來蹭去,與他親密地打著招呼。

          近距離觀察這只喜鵲,嘴很尖,尾巴長,身體大部分是黑色,肩和腹部為白色,張新智根據它的外貌特征取名為“花花”。“花花”吃飽后,在樹枝上“嘰嘰喳喳”叫了幾聲,好似和張新智告別,就飛走了。

          “我每天都來這里和花花聊天,喊上幾聲,它就會飛過來找我,有時看到我的身影,它也會主動飛過來。”張新智說,雖然“花花”不會說話,但它都會做出反應,似乎是想證明聽懂了。

        張新智給“花花”喂食

          張新智還專門在這里的樹枝上給“花花”裝上了鳥食盒、水盒,里面常備著食物,“花花”餓了、渴了也會自己找食物。“花花,花花,來喝水了!”沒喊幾聲,“花花”又循聲而來,自動落到水盒附近。“花花,我明天再過來看你,你自己多注意安全。”張新智撫摸著“花花”,就像叮囑一個要出遠門的孩子。

          帶回喜鵲療傷

          痊愈放歸自然

          說起與“花花”的結緣,張新智一下子打開了話匣子。今年65歲的張新智在云門山森林公園附近經營著一家柯基犬養殖基地,常年住在山上,每天都會在山上散步。2019年春的一天,張新智像往常一樣出門遛彎,在一棵大楊樹下碰到了剛出生不久的“花花”,它張著嘴,呼吸微弱,在寒風中瑟瑟發抖。“前一天晚上剛剛刮大風下了場雨,我懷疑這只小鳥是從樹上鳥巢里掉下來的。”張新智說。

          張新智將受傷的“花花”帶回了家里,精心照料起來,不僅給它搭了一個溫暖的窩,還專門到花鳥市場請教專業人士學習養鳥知識。經過他的照料,“花花”身體逐漸轉好,養了三四個月后,羽翼日漸豐滿。

          “喜鵲是野生動物,不是家養的寵物,要多接觸大自然,不能長期圈養在家里。”在萌生了這樣的想法后,張新智決定將“花花”放歸自然。

          2019年8月,張新智將“花花”放飛,可剛過十幾分鐘,“花花”就飛了回來,對他戀戀不舍。后來慢慢地一天飛回三五次,但晚上從來不在外面過夜。張新智專門買了個鳥籠,晚上“花花”回家,次日再飛走。兩個月后,“花花”開始隔夜回家,再逐漸減少為五六天回家一次,再后來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。到了2019年年底,“花花”回家的次數少之又少,這不禁讓張新智擔心起來。“那種感覺就像是出門很久的孩子沒了消息,讓人坐立不安。”張新智說。

          見證喜鵲戀愛

          雪中四處找尋

          看到“花花”很久沒回家,張新智便開始出門找它。2020年1月份,根據“花花”飛走的方向,張新智在山里大范圍尋找。幾天后在距離養殖基地西北方向約1公里的地方看到了它。“我一喊它,它就飛了過來。”找到“花花”后,張新智這才放心了,之后他時不時前去看望它,每隔半個月,“花花”也會回家一次。

          三個月后,“花花”又換了棲息地,張新智又找不到它了,只能等它回家。“半個月后,它回來了,這次是從基地正東方向回來的。”張新智說,這次“花花”回家時,還帶回了一個小伙伴,他猜測它“戀愛”了。之后,“花花”又換過幾個地方,但每次回家都會帶著這個“伴兒”。

          2020年冬天,張新智因為家里有事,近兩個月沒到基地?;貋砗?,正趕上下了大雪,張新智不禁擔心起“花花”的生存問題。踩著厚厚的雪,他在山上到處尋找,到處喊,好不容易在一棵樹上找到了“花花”。

        張新智給“花花”喂食

          “我當時喊它,它在樹上不下來,很膽怯地看著我,我拿出鳥食盒,它有些興奮,叫了起來,但還是不敢下來吃食,我只好把鳥食盒放到地上,故意走遠,它才慢慢地放松警惕下來。”張新智將雪中的“花花”帶回喂養。剛開始“花花”在鳥籠里很安靜,張新智通過聊天、喂養、互動等,逐漸與“花花”的感情和好如初。這段時間,“花花”的小伙伴每天都來,兩只喜鵲“嘰嘰喳喳”叫個不停。張新智看到這一幕后于心不忍,只好將“花花”又放歸大自然。

          每天拍攝視頻

          分享人鳥情緣

          “花花”回歸大自然后,又換了棲息地,但無論它“搬”到哪里,張新智都能找到它,輕輕一呼喚,它就會飛過來。“它最近一直在這塊草地附近,這里環境好,樹木多,很適合它居住。”張新智說。他每天都會帶著鳥食來這里與它“約會”,他們成為了互相信任的好朋友。

        張新智和喜鵲“花花”聊天

          張新智每天都會拍視頻記錄“花花”的成長過程,今年還注冊了抖音賬號“花花(喜鵲)的世界”,在網上與網友們一起分享自己與“花花”的精彩故事。短短幾個月的時間,他的粉絲就超過1萬人,瀏覽量高達幾百萬。張新智還專門寫了一首詩,記錄這段人鳥奇緣。

          張新智救了“花花”一命,“花花”也讓他多了份牽掛和歡樂,他很想將這份牽掛和歡樂延續下去。“它今年已經3歲了,最近在忙著壘鳥窩,預計明年就能產卵生子了,我希望它們一家人都能接受我。”張新智說。

        濰坊日報社全媒體記者: 劉燕 王翠/文 張振民/圖

        責任編輯:龐珂

        少妇人妻系列无码专区系列

        <object id="qd4nj"></object>
          <track id="qd4nj"><ruby id="qd4nj"></ruby></track>
        1. <object id="qd4nj"><strong id="qd4nj"></strong></object>

            <pre id="qd4nj"></pre>
            1. <table id="qd4nj"><ruby id="qd4nj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      2. <acronym id="qd4nj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<pre id="qd4nj"><label id="qd4nj"></label></pre>